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隶广至

执子之手,与子同老。

 
 
 

日志

 
 

引用 [豆粒原创]熬官不如长本事  

2010-01-21 19:02:59|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豆粒[豆粒原创]熬官不如长本事

现在党的执政水平越来越高了,都是组织上说了算了,更注重听老百姓的意见了,领导个人对工作人员的进步越来越关心了,用人越来越民主了,我要说的事不存在了。

我今天讲的是好多年前的事了,是发生在极少数人身上的事。你千万不要当真,就当笑话听听算了。

无影县熬官科里,最让人瞧不起的就是豆粒了。

与豆粒同时进熬官科的树根、玉米、谷子、麦苗其他四个人,都戴上官帽子走了,豆粒还在原地踏步走。

最早走了的是树根。

在豆粒他们这5个人中,树根的学历最低,只是个中专生。学历低不是树根的错,我要说的树根的毛病是,凡是动手动脑费力的活,树根一是不干,二是干不来。

但是树根有个给市出官科科长当秘书的哥哥。熬官科长短不了到树根哥那里探听出官的动态,短不了请树根哥到高级宾馆享用生猛海鲜,短不了和树根的哥去足疗坊去洗脚。

这样,在豆粒他们5个人面临的第一次人事变动时,树根就首当其冲地去混天局当局长去了。

据说,组织上去树根的单位考察时,出了个小笑话。组织上考察干部是很机密很严肃的事。一般下级是不可能事先知道的,但组织上去树根的单位考察时,组织上按照程序让被考察人述职时,都是被考察的对象自己直接用嘴简要地说说自己的工作情况,但树根在述职时,一上来就说,你们来之前,我哥就和我说了,说你们今天要来考察,让我把述职报告先准备好了。我按我哥说是已经准备好了,我就不念了,你们拿回去看看算了。

结果,让组织上去考察的干部,和熬官科的人都有一中忍俊不禁的感觉。

玉米是第二个被重用的。

玉米是5个人中最有钱的,玉米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企业家,玉米的吃穿用,不但不花自己的钱,他父亲还接长补短地给他仨瓜俩枣的。因此,玉米就有钱来搞社会关系了。熬官科长生日了,玉米总是买了礼物去祝寿。过年过节了,玉米总是拿着东西去这个领导跟前意思,去那个领导跟前表示。熬官科长有病了,玉米总是跑前跑后地去伺候。熬官科长的儿子结婚了,玉米总是送上红包去道喜。熬官科长想去外边转了,玉米总是要摆上一桌儿饯饯行。

熬官科长就觉得玉米会办事,就瞅着玉米挺顺眼。

后来,玉米就早早儿地到度日局去当局长了。

谷子看着树根提拔了,玉米高就了,就想,别人走了,自己不能在熬官科一辈子呀,也得想法弄个一官半职的,也得出人头地呀,不然,怎么在人前混呀。

谷子的老婆也是势力眼,日夜都盼着谷子熬个一官半职的,到时候好妇因夫贵,沾点荣光。

谷子发现熬官科长不但喜欢有背景的人,喜欢有人给送钱,而且,还好找小姐,不时地把该给老婆交的公粮交给外人。本地好几个局的局长都因给熬官科长找了往外卸公粮的机会而升迁了。

谷子就在这方面想开事了,跟老婆商量说:“要不,也请熬官科长去按摩间或洗脚房潇洒潇洒?”

谷子的老婆也反对,说:“听说贵着呢,你先跟别人问问行情再说。”

过了两天,谷子跟老婆说了:“是贵,听说都是连洗带按吃带一条龙的。下来,得咱俩人一年的工资。”

谷子接着说:“听说也有送老婆的,要不。。。?”

谷子老婆说:“拿钱请,还真请不起。拿一年工资请了客,咱吃啥,喝西北风去呀?”咬咬牙,说:“别人能那样干,我们也那样,反正又使不坏,为了你,就发扬一下风格吧。”

谷子和老婆商定后,捡机会就带着老婆去熬官科长办公室跑了几趟,结果发现还真有戏。后来,两口子又找机会去熬官科长办公室串们时,少盐没醋地说了会儿话后,谷子就找了个借口出去了。谷子老婆就收了熬官科长的一次公粮。

谷子老婆又接二连三地收了熬官科长的一些公粮后,谷子就到扯淡局当局长去了。

树根、玉米、谷子发迹后,一向跟谁也不和的麦苗就动开歪脑子了,就想自己怎么也不能输给豆粒那个呆子啊!

可是,论背景,麦苗不象树根,有个给上边领导当秘书的哥,自己纯牌是寡妇睡觉——上边没人。论实力,麦苗不如玉米,有个挣大钱的老爹,自己是空手打架——手里没东西。

但麦苗有他自己的优势,他大大咧咧,不论别人怎么损他,他都不往心里去。他有侦探一样的本领,别人打听不到的事,他一出马,就能打听得清清楚楚。

为了熬个一官半职的,麦苗就有事没事地天天去熬官科长的办公室,熬官科长办公室没人了,他就跟熬官科长说了:“科长,您看我到熬官科时间也不短了,有机会也给咱创造个进步的机会行不?”,熬官科长说:“行,好好干吧,给你考虑着呢”。时间长了,麦苗去熬官科总是这样要官,熬官科长就烦了,就拿不好听的话刺儿他了,但不管熬官科长怎么刺儿,麦苗也不生气,也不恼,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熬官科长拿麦苗没办法了,麦苗再去的时候,熬官科长,也不理他了。但麦苗不计较,照样三天两头地去熬官科长的办公室坐着,没人了,他还是老生长谈地要官,有人了,他就什么也不说地坐在那,或看着天花板做沉思装,或自己找个杯子,自己给自己倒点儿水喝。

时间长了,麦苗还不见有什么起色,麦苗就搞开地下工作了,他先是弄清了树根、玉米、谷子得到提拔的内幕,接着,又起早贪黑地关注起熬官科长的行踪,或去熬官科长的应酬的地方打探,或到熬官科长的家附近去蹲坑。

半年后,熬官科长的办公桌上有了个小本本,扉页上躺着麦苗那还不如小学生写的好的东倒西外的破字。

熬官科长一翻,只见,树根的升迁之迷,玉米的钱弹威力无穷,谷子的肉弹是怎样发威的?还有一连串儿的:某日某时,熬官科长去了某洗脚坊。某夜,某带了什么东西去了熬官科长的家。。。。。。。。

熬官科长越看越气,骂到:“地痞、流氓、无赖!”

不久,麦苗去牛B局走马上任当局长了。据说,熬官科长对下属私下里说,“让那小子走吧,到哪他都是个操蛋货。”

最让人看不起的豆粒呢?

要说他没背景吧,他的同班同学有在省城当厅长的;要说他没是实力吧,他老婆开了个公司,光进口的菱志车家里就有两辆;要说他没能力吧,单位的事,他不加班加点就过不去。抛开别的不说,每年单位考核时,不给他个先进,连熬官科长都过意不去。

最让人看不起的是,豆粒在熬官科呆了20年,一点熬官的经验没学到,一点熬官的技巧没掌握,不知道先巴结领导后团结同志的道理,把心思全放在按领导指示办事上了,全放在领导不让打狗就不打狗,领导不让骂鸡就不骂鸡上了。

就这样,这个科长在时说豆粒是好同志,那个领导在时说豆粒是学习的榜样,但没有一个领导把他往领导岗位上推。

就这样,豆粒伺候了一个又一个科长,自己始终没能混个科长当当。

若干年后,豆粒和树根、玉米、谷子、麦苗都退休了,退休后,树根由于什么也不会,很快就显得老态龙钟了。玉米也无所适事了,麦苗更是销声匿迹了。豆粒呢,一退下来就没闲着,到更大的公司去打了一段儿工,后来,又自己办起了什么公司。

看着一向窝囊的豆粒越活越滋润了,树根、玉米、谷子都说:“熬官有啥JB用,不如人家豆粒长本事好,60岁以后都是老百姓!”

听了我的笑话后,你千万不要把社会看扁了。

写于2010年1月21日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